休闲小西装休闲女士西服定做, 闪亮夏季时尚
休闲小西装休闲女士
定制职业服
定制职业服
西服定做1
西服定做1
定做职业套装
定做职业套装
新款职业服
新款职业服
定制西服
定制西服
北京制服
北京制服
2018工作服最新款大方又时尚
2018工作服最新款大方
海淀工作服
海淀工作服
管理工服
管理工服
工作服加工
工作服加工
工作服定做
工作服定做
工作服订制
工作服订制
工服精品
工服精品
半袖款工服
半袖款工服
半袖夹克
半袖夹克
半袖工装服
半袖工装服
半袖工装厂
半袖工装厂
半袖工装
半袖工装
半袖工衣
半袖工衣
半袖工服
半袖工服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服装资料

“面料热”能否让罗迎来重生

作者: 时间:2015-09-21 12:40:41 点击:
“面料热”能否让罗迎来重生

  正逢夏秋转换的时候,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女人在换季时总想着为自己添置几件新衣服。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市民对衣服的选择也从挑款式、挑品牌悄然上升为挑面料、挑制衣裁缝等更“挑剔”的方面,作为“绫罗绸缎”之一的罗,则因其质地轻薄、穿着舒适而再次回归寻常百姓的视野中。昨天,记者从苏州一面料制作厂家了解到,曾在西汉妇女中盛行的服饰图案之一――豹首纹,不久前已经被成功复原。

  两千年之后,豹首纹再现苏州城

  位于木渎镇的苏州锦达丝绸有限公司,在“女当家”李笑苏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这条“穿越时空”的围巾――轻盈薄透,手感很爽滑,面料表面的图案若隐若现,仔细一瞧,方能看出其中端倪。“这种图案可是在两千多年前的女性中很流行的,即使从现在的审美眼光来看,也很美。”李笑苏身着一身罗衣向记者娓娓道来。西汉史游曾编撰《急就篇》,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识字与常识课本,其中叙述了各种名称,如姓氏人名、锦绣、饮食等,在关于丝绸及花纹的介绍中,就有这么一段:“豹首落莫兔双鹤,春草鸡翘凫翁濯。”这段文字中的豹首、兔、双鹤等都是花纹的名称,其中豹首图案即是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织锦纹样。

  今年年初,在与社科院一位专家交谈时,对方的一句话提醒了李笑苏:“豹首纹是很美、并具有历史底蕴的图案,你们为什么不把它复原?”把两千多年前的图案重新印在现代的面料上,这也许真的能够成为又一流行趋势。做事果断的李笑苏当即邀请文史专家提供了豹首纹的图片,并请来专业人员商量为它特制一块花板。“毕竟是时隔两千年的画型,构图、轮廓比例等方面与现代常见图案完全不同,再加上这个图案以前是印在织锦上,这次却是尝试印在罗上,纹理完全不同。”李笑苏向记者解释,罗的制造工艺特殊之处在于有绞口,而且通常都是固定的绞口,用这种方法做出来的衣服一般不会滑移,却也大大增加了织造的难度。

  通过长达三个月的不断尝试、修改,时隔两千多年后,豹首纹终于重新被印在了布料上。作为首次尝试,李笑苏制作了一批豹首纹罗巾,甫一推出便受到女顾客的欢迎。“这种图案不俗气,很有个性。”李笑苏在采访中提到欧美一些大品牌的围巾图案:“与其去模仿它们的设计,为什么不从我们自己的老祖宗那里获得灵感呢?”

  “有故事的面料”受到现代白领青睐

  豹首纹受欢迎的程度却是李笑苏始料未及的。几天前,一位市区的女白领按照网上搜到的地址找到了工厂,原来,看到朋友佩戴的豹首纹围巾如此别致,她想买一块布料制作裙子。“我喜欢请裁缝量体裁衣,自己做衣服的话,布料很重要,难得能找到这样具有历史厚重感的料。”

  “她相中豹首纹的罗,不是因为这图案本身,而因为这是一块有故事的面料。”李笑苏表示她很能理解这位顾客的心情。在纺织领域做了几十年,从最初的普通织造工人到如今公司管理者,李笑苏在持续关注织造技艺本身的同时,也在潜心研究着罗的历史。采访中,“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这样的诗句会时不时从她口中蹦出,在她的写字台上,放着本看了一半的《织色入史笺》,详细讲述了各种颜色背后的历史文化,仅“红色”,就有绛、赤、朱、丹、红等不同细分种类,这样的专业书充斥着李笑苏的办公室。

  不断提高织造技术、挖掘罗的历史内涵,她希望用这种方式等待罗的“回归”,会有更多的人爱上这种“有故事的面料”。据介绍,罗在苏州的历史非常悠久,1972年,苏州吴县唯亭草鞋山,出土了三块已经炭化的纬起花绞纱罗纹织物,距今已有6000多年,在很多老苏州人眼中,罗衣是炎热夏天最好的衣服。然而,上世纪90年代起,工业文明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影响了整个手工行业,虽然数十年之后的今天,丝绸等面料再次受到普通市民的青睐,但罗却因为工艺特别繁琐、绞口特别复杂、成本昂贵等因素,逐渐隐没。

  大约从2013年起,李笑苏欣喜地发现,主动前来寻找罗的客人越来越多。“似乎苏州有一部分群体又喜欢上手工制衣、尤其是旗袍。最初她们选择丝绸,但丝绸毕竟透气性不足、欠缺舒适度,麻又太过厚重,几经比较,她们发现了罗的好处。”李笑苏常向客人推荐十全街上的两家老裁缝,她自己日常、正式场合所穿的也大多是罗衣,“希望能够改变大家对于衣服面料的态度,罗,也是属于普通老百姓的。”近两年主动寻找优质布料、请老裁缝量体裁衣的市民越来越多,李笑苏说,这也许会成为罗在国内重生的一个契机。

  罗何时能在寻常百姓家中发扬光大?

  无论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恢复“豹首纹”,还是积极宣传罗衣的美,李笑苏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罗被更多国人接受。开织造厂已经整整二十年,始终有一件事让她心存不甘:“我们公司的面料至今都以出口日本为主,是做和服的面料。何时才能以内销为主营业务?”她告诉记者,目前罗的价格比丝绸贵,主要原因是产量低导致成本高,“如果市场需求量大了,罗的价格会有所下降的。”

  在抓生产、保证企业生存的同时,近年来,李笑苏把大量时间用于一些“不赚钱的小事”上,她带领工人研发了许多贴近生活的小物件。在《红楼梦》一书中,贾母为林黛玉换纱窗时提到过“软烟罗”:“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看过书的人往往都会好奇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稀罕物,细心的李笑苏利用这一典故,制作了《贾母设色》系列书签,每张书签就对应着上述一种颜色的罗,精巧的设计让人印象深刻。

  此外,笔记本、罗灯、钱包、罗扇等生活用品也被不断开发出来,李笑苏表示希望用这一方式将罗的技艺发扬光大:“绫罗绸缎不只是达官贵人用得起的,对于追求生活品质的苏州人来说,罗可以以各种形式出现。”

  夏天渐行渐远,而淡出我们视线的不仅仅是夏天。年近80的苏州民间美食家韩老先生,经常跟记者说起苏州人夏天要吃的时令佳品。他记起,讲究生活品质的苏州人,夏天不仅讲究吃,还讲究穿。盛夏时节,穿什么?穿罗衣最好。

  绫罗绸缎,自古就是富贵奢华的代表,又以罗为最。罗衣质地轻薄、丝缕纤细,穿着舒适、凉爽,是夏季穿衣的上上之选。然而如今,在市场上已难觅罗衣的踪影,苏州仅有的几家制罗企业的订单也大都来自日本和韩国。